S系列>
Moda系列>
极影系列>
INNO系列>
Coco系列>
COLA系列>
LIVA系列>
卡乐系列>
S30
S50
S10
S30-S
Moda3
Moda2
Coco2
Coco3
Coco5
INNO5
INNO7
INNO7 Plus
INNO 9
卡乐05
卡乐03
LIVA3
LIVA 5
LIVA 6
COLA3
MKK极影
车型对比

液冷动力系统

精准显示系统

风冷控制系统

抗扎轮胎系统

耐用刹车系统

安全防盗系统

安全充电系统

高能电池系统

查看更多

服务理念

服务网点

三包期限

百问百答

绿源简介

品牌荣誉

品牌历史

领导人

绿源观点

绿源动态

联系我们

招商加盟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京东绿源

天猫绿源

绿源团购

20岁的绿源如何反思自我

2017-10-31

弱冠之年的绿源集团决定用一次自上而下的反思来庆祝自己20岁的生日。业绩稳健、在行业内做到了“五个一流”,绿源似乎缺少深刻反思的理由。绿源的两个掌舵人倪捷和胡继红却说,因为对这家企业、这份事业用心到了极致,必然会有自省和反思。这个过程中,他们探寻制造业的真谛和企业发展规律,更重要的是,收获了价值的沉淀。

本文转载自《金华晚报》 






重新认识电动车


在去年底的经销商年会上,做了20年电动车的绿源集团董事长倪捷宣布,要“重新认识电动车”。


重新认识,就是每个环节再仔仔细细地梳理一遍,把“20年来发生的戏再演一遍”。“这不需要很大的投入,只需要用心。而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本应该用在这上面。当我们习以为常这样做后,新的故事就会发生。”倪捷认为。


新的“故事”很快到来。


刹车片已经在摩托车、电动车上用了很多年,厂商和消费者都认为它应该十分成熟可靠。但是,刹车片会磨损,尽管厂家留了调整的螺丝,但从市场反馈看,绝大多数消费者不知道也不会去调,这就留下了安全隐患。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无非两个思路,一是通过短信通知消费者调整,二是刹车片能不能不磨损,或是磨损得慢一点?第一个思路可以免责,但走不通,所以绿源选择了第二个思路,用陶瓷刹车片替代传统刹车片。”倪捷告诉记者,今年,绿源推出了陶瓷刹车,这种刹车采用罗拉结构和陶瓷刹车片,能够让刹车距离减少1米,寿命延长5倍,而且省力75%。在电动车安全调查中,刹车距离能大幅度减少事故概率,陶瓷刹车片减少了刹车调校的次数,而省力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反应时间。不惜工本为安全,目前绿源已经开始全系逐步配置只出现在汽车上的陶瓷刹车


(董事长亲自出演陶瓷刹车广告片)


这样的“故事”还在绿源陆续发生。

  

为了解决刹车时后轮偏摆的问题,绿源对原有的车架技术工艺进行大调整,所有模具追求制造精度,按照高等级车架制造原则做成车架一条直线;为了把电动车打造成“第二时装”,不断比对油漆供应商,不断调整外观颜色,最终推出德国工业色彩系列。

(绿源联合中国流行色协会共同发布电动车国际流行色)


“这样的调整势必需要投入,但这样的调整值不值得?当然值得,这样才能把产品的档次级别提高。”倪捷告诉记者,一辆电动车有成百上千个零部件,目前最核心的几十个环节,绿源都开始重新认识、重新研究,针对市场反馈进行深入地挖掘,深入比较各种解决方案,往最好的方向去做,久而久之才能做出真正的好车。这就是重新认识电动车的过程,也是对制造业产品的一次大反思。





重新认识市场营销


在今年7月举行的绿源集团20周年庆典上,绿源集团总裁胡继红为绿源总结了一份成绩单:一流的研发能力、一流的质量保证体系、一流的制造能力、一流的管理能力和一流的战略定位。但遗憾的是,绿源一直没有在营销领域成就一流。


“在2002—2012年的十年间,绿源的主要关注点放在了内部管理上。修炼内功、做好自己,然后推己及人、由近及远,这是我们遵循的主张。但是,这段时间的市场变化恰恰成了我们的盲点。”胡继红告诉记者。

 

2009—2012年这三年间,电动车行业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少竞争对手将广告、低价促销等市场营销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大肆“跑马圈地”并得到迅速发展。“究其原因,或许是地处产业板块的边缘,不能及时感受市场的风云变化,以至于竞争意识薄弱;也或许是严谨的人生态度形成的缜密思维模式,束缚了手脚,错过了本可以高速开疆拓土的市场时机。”市场终端一度落后的表现让绿源开始反思市场营销的必要性。

  

在胡继红看来,市场营销需要在科学基础上进行艺术升华,其难度比内部管控有过之无不及。市场营销有经典的“4P”理论,即产品、价格、渠道、宣传。产品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如果把消费者的价格要求当成第一需求,那就“上当”了,就会陷入深渊、误入歧途。其实,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是“产品适不适合,用起来好不好”。要认识到这一点,就需要对消费者的内在需求具有敏锐的洞察力。

  

同样,渠道的开发并不是简单地发展经销商,然后给他们提供多少利益。如果和经销商仅仅限于利益关系,那就又陷入一个不能自拔的深渊。


“因为,这样的经销商没有自我造血能力,一旦你停止输血,那么你们的关系也随之终结。和经销商搭建的仅仅是生意关系,那么这个渠道是走不远的。良性的渠道应该是,达成一种我们的利益都来自消费者的共识。”


胡继红认为,绿源是做品牌的,一个品牌的塑造不是靠钱堆出来的,也不是靠口号喊出来的,而是立足于中长期的计划,靠积累沉淀。这就需要认真去做每一件事,认真去面对每一个消费者,认真面对每一个产品的推广。

  

实践证明,广告宣传也绝非低价促销那么简单。低价是不能持续的,这是市场营销的一个规则。


“市场营销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有一整套的科学和艺术需要你去探索和塑造,我们仍在探索实践,包括引进‘外脑’等。”胡继红表示,市场营销的最终目的是,建立自己的品牌磁场,让消费者获得增值的服务、安全的心理甚至是荣耀的体验,这样才能获得消费者认可的品牌溢价,让消费者“感觉到值”。

  

“从2012年开始的三四年,我们走了一些弯路。我们认为我们是在做市场营销,但是我们可能走错路了,浪费了时间和金钱。直至去年,一些渠道事故让我们幡然悔悟,在进行深刻反省后,这一年来整个渠道和营销的健康指数提高了很多。”胡继红表示。





重新认识制造业


去年一年,胡继红读了36本书。而被称为“绿源首席学习官”的倪捷涉猎更广,历史、人文科技、人类学,他都读得津津有味。喜欢寻根溯源、搞清楚来龙去脉是倪捷的特质,这一点不仅体现在读书上,在“搞制造”上也是如此。

  

“电动车每个零部件的基因我都要搞清楚。搞清楚这个零部件是不是从摩托车转换过来的,而摩托车当时又是为什么这么做。移植到电动车后,哪些因素是电动车不需要的,哪些又是电动车欠缺的。”


如果把电动车视为一个生命体的话,倪捷已经深入到解剖的程度。


如果说,早期的绿源更多的是充当一把螺丝刀、一个工匠、一个组装者的角色,那么站在20年分水岭上的绿源却选择将成百上千个零部件一一拆解。从组装到解剖,然后是优化融合,最终形成具有绿源特质、绿源烙印的电动车,这就是“重新认识电动车”的过程。而中间过程产生的所有物理反应或化学反应,都让倪捷觉得“妙不可言”。

  

“这就是发现和创造制造业本身的价值。”倪捷说,现在的绿源不把进军资本市场之类作为核心价值来考量,制造业的最大价值就是物化的智力成果,就是通过一群聪明人琢磨出来的智力成果永久地留在历史上。


翻翻中华文明史,能够流传下来的除了千古文章、学术思想外,就是那些重大的科学技术成果,这些才是激励整个民族生生不息发展的不竭动力。而绿源从解剖电动车开始,不断进行价值发现和创造,中间产生的技术和专利能为这个行业做些什么,或在工业史留下些什么,这无疑才是最令人兴奋的。

  

“制造业不仅是单纯物化的制造业,还包括制造业和新经济之间的融合。我时刻关注马云关于新制造的理论,观察新经济的实践情况,未来绿源必然能围绕消费者的需求,创造出新的经济生态。”倪捷告诉记者,绿源20年最大的成就就是搭建了一个好的平台,这个平台能听懂所有创新的语言和新的东西。

  

“我们也想到达理想的彼岸,但我们更关注沿途的风景。无论过程有多少漩涡、沟坎,但不断沉淀的价值让我们充实快乐。”倪捷和胡继红这两个上世纪80年代工科硕士生为绿源注入的别样基因,或许正是绿源20年不断成长的密码。